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终于不做噩梦了呜呜呜,昨晚做的梦超迷属于人性自私的那一种……
本体是小仓鼠,爱称是蠢萌萌
脑洞是缠成一团的毛线球状

脑洞之四

#最近一直在做噩梦,是鲜血横流的场景。不害怕有点烦了…然后被告知这是警告的意思…我突然好慌呀TUT#

#最近要注意安全了TUT#

  
   "对于中岛敦你是怎么看的呢?"
  
   嘈杂的背景音混着微微的醉意让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痛,反射性的皱眉后伸手揉太阳穴尽可能不去看太宰治笑的欠揍的样子,以免我真的出手揍了他一拳这可就不好玩了。

   会被他报复到死的。

   还有,中岛敦……是那个被他捡回来的小鬼?发型有点杀马特的那个?啧,完全不记得样子。

   不过他眼睛挺好看的。

   "中岛敦的话……"单手摇晃着酒杯听着冰块撞击玻璃的声音,嘈杂声中唯一算的上清脆的声音,"我喜欢他的眼睛。对了他的能力是变成老虎对吧,明明是老虎的异能,他的眼神却像是狮子。"

   酒杯在桌面上用力一敲的声音盖过了太宰治有些无奈的叹息,我尽可能的对他露出了我自认为有着最美好弧度的笑:"总而言之,我对他还挺喜欢的。如果你是要把他送给我当男朋友我也乐意接受。"

#记录脑洞之四#

#嫖中岛敦#

被死亡分开的两人

「LiEat」
   

   #Teo×Efina#

  
    #玻璃渣#

  
   #文笔很迷系列,有些句子会出现的很突兀。如果可以的话很希望能提意见QWQ#

  
   关于那条龙,他知道的最清楚。

   不论是她的出生,还是她的能力,亦或是她的弱点。

   他都如同呼吸一般的清楚无比。

   关于那个女孩,他知道的最清楚。

   不论是她撒谎的小动作,还是她的喜欢,亦或是她的身体。

   他都如同呼吸一般的清楚无比。

   她陪伴了他一生,他也见证了她的成长。

   他渐渐老去,她还是那美丽的样子。

   他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看着跪在床边的她。垂下的长发不经意扫到了他的眼睛,痒意随着温热的湿润一起传来。

   他什么也做不了,最简单的抬手都要用尽全力。抬起手,却没有剩下的力气帮她擦去眼泪。

   Efina捉住他抬起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边。

   她最喜欢的动作,就是蹭着他的手掌。掌心微薄的茧蹭在她娇嫩的肌肤上会发痒,经常会惹得她"咯咯"的笑。

   Efina此刻近乎虔诚的蹭了蹭他的手掌。没有笑也没有哭,什么表情也没有。阳光从窗户外斜打进房间,沐浴在午后阳光的Efina,那么的美好。就像是教堂里祈祷中的修女被透过琉璃的五彩光芒洒遍了全身,然后她的愿望就被实现了。

   很可惜,他们都不信神。

   Teo最后看了Efina一眼,带着满足和笑意,然后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睛。Efina始终没有睁眼,她只是握紧了他的手,感受着温度的流失。

   过了很久很久,Neil来到了她的身边,告诉她应该把Teo下葬了。

   Efina才睁开眼,轻柔的放下了Teo的手。站起身对着Neil点点头,眼角没有了湿润,她的表情也没有掺杂着悲伤。非常非常的平静。
  
   "Efi,难过的话你可以哭的。"

   队长对Efina说。

   Efina摇了摇头,她微笑着。

   "现在的Teo,正在做着一个对他来说无比美好的梦。我并不悲伤,只是遗憾于我还不能和他在梦中相遇。"

   她为Teo盖好了被子,跟在Neil身后走出了她和Teo一直居住着的小屋。屋外的Brett等待着他们,眼角间有着对这个男人逝世淡淡的遗憾。

   Efina抬头,屋外的天空一望无垠,深蓝色中点缀着星星点点。

   就像她记忆中的那样。

                            
                                ——〔END〕

   #私设的话,是teo和efi相伴了九十五年。在这九十五年间的efi成长了很多,更加成熟而且也被年老的teo教育的更加平静了#
   #efi接受了teo的死亡,她不会自杀。她会继续走下去,只不过身边没有了陪伴她的那个人#
   #teo遵守了和efi不会对你撒谎的约定,但efi学会了撒谎#

半夜的脑洞三

   病房的颜色。

   白色白色白色白色。

   但很奇怪又很理所应当的一般。

   白色窗户的外面是其他的颜色。

脑洞之二

#看见点红心的小天使们了QWQ超开心,真的超开心,旋转跳跃爆炸。文笔不好脑洞也很迷真的是特别开心呜呜呜#

#另一个闺女#
   
   一旁笑眯眯的导购小姐的耐心等待中我思考着应该给他买什么大小的内裤。
 
     ……唔咦,等等为什么我会想着给他买内裤。
  
   在导购小姐不解的眼神中捂住了脸的我应该是很奇怪吧,啊啊,脸颊怎么那么烫啊快要从指缝间实体出白烟漂浮在空气里了就像动漫里常常出现的那样啊。
   
   完全不知道我内心活动的小姐姐可能是把我的举动错误理解为了"想到男朋友的size所以害羞了"的小动作,语气里多了一股了然的告诉我:"实在不知道的话就买均码最好哟。"
   
   所以说,真的不是size问题啦小姐姐!

    不过,只是借宿两晚的话。买一条就应该够了吧……毛巾的话没记错还有几条新的?对了还有牙刷要去买了家里没有库存了……

    "小姐请问要买几条呢?"

   脑海里就这么突然出现了他的脸,精致好看的让我想要沉迷男色无法自拔。

   不行!克制住!他只不过借宿两晚就走不要暴露了本性啊我!
  
   于是我扭头看向导购小姐,气势十足的让我想给自己鼓鼓掌赞美自己。

   "我买六条!"

   ……啊,果然还是敌不过美色。算了放弃吧就这么沉迷进去好了。

   小姐姐的笑容更加甜美,如同盛满了蜜的花。

#嫖小芥芥#

属于

   至今为止,我依旧不理解属于这一种的关系。
  
   它就像是没有实体的锁链,看不见,但无法摆脱——比起说是肉体上的束缚,不如说是精神上的先入为主。
  
   发现我的是织田作,但我属于港口黑手党。

   我问织田作:“为什么?”

   他只是摸摸我的头。

   于是我问太宰治:“为什么?”

   他蹲下与我平视,说:“因为呀,发现小未(wei)末(mo)的是身为港口黑手党一员的织田作,而不是正在散步中的织田作。”

   但,都是织田作不是吗?

   太宰治起身,就像织田作一样摸摸我的头,没有回答。

   现在的现实是得到了答案也无法改变的……我属于港口黑手党。

   而不是,织田作之助。

#记录脑洞之一#

情书

   ☆给芥川龙之介的情书☆
☆小芥芥生日快乐!☆
☆祝已逝世的芥川龙之介先生生日快乐,希望您能在自己所期望的极乐净土感受到内心的宁静。☆
   今天是你的生日啦!小芥芥生日快乐!别板着脸啦笑一个嘛!QWQ
   呜哇,一开始看文豪野犬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过会那么喜欢你。毕竟一开始看上的是你的颜值就好比我文豪第二喜欢的陀总一样(不是),然后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会变得那么喜欢你啊。
   心痛你的人生但我绝不是怜悯你的那种人。真的不知道是何时喜欢上你的,明明最开始喜欢的是颜值才对啊,擦眼泪,然后就一点一点喜欢你了。不知道理由原因的喜欢你,不能像太太一样用写的漂亮的语言去表达啊。真的只能一遍一遍重复的告诉你,我喜欢你。
   虽然你听不到。
   但,真的就是喜欢哦QWQ
   我喜欢你比喜欢red还要疯狂呢,因为你是我的小女神呀w(被揍)
   虽然已经过了能中二的说出“你就是我的信仰”的年龄,但我觉得,你是我内心占据了很大很大一块地方的人哦。我真的很想抱抱你啊,虽然,你不会接受而且还会对我充满怀疑的吧。
   但是,喜欢你。我喜欢你
   真的好喜欢你啊,不知道该怎么用其他的词汇去表达 ,那我就说,喜欢好了QWQ
   再来一遍,小芥芥生日快乐哦!
   我喜欢你!